琉璃工房 東方玻璃藝術的經典代表

從一片空白  開創出歷史性工程

琉璃工房   東方玻璃藝術的經典代表

文:陶朱太史         照片:曾旺鑫 /琉璃工房

張毅作品「降龍攬月」。(琉璃工房提供)

在松山文創園區的展示區中,處處充滿著驚喜。

創業初期張毅和楊惠姍對琉璃完全一片空白,既不知古代有無琉璃,對原料、技術、色地及窯火更不知如何駕馭;後來在時任經濟部長蕭萬長推薦下前往日本展出時,方知西元前113年歿葬,位於河北1968年被發掘之中山靖王墓出土文物中,有件玻璃盤和兩件玻璃耳杯,是迄今發現最早的中國玻璃容器;從此兩人開始走訪大陸各地,尋求與琉璃有關的文物或造型,方始對藝術創作有了些許概念。

然而,逐漸要衝刺投產時,發覺原料也是個大問題,其他藝術多有容許犯錯或修正空間,琉璃若因原料不佳、技術生疏或窯火失控,則前功盡棄。而一般台灣的玻璃原料多係工業用,穩定性不足,很難滿足藝術創作需求,德國原料品質佳且可量身配方,不過成本高,主控權又在對方。

張毅表示,琉璃製作成本高、技藝複雜,除了耗時耗力,燒製成功率又低,為了掌控色澤變化、膨脹系數及液態流動性,琉璃工房一方面勤加分析各國的玻璃技術,同時不惜工本自行研發原料配方;從產業觀點,這完全違反專業,也缺乏經濟性,但從藝術角度,為了追求至善唯美,就無法兼顧那麼多了。

從原料、創作到品牌建立的一條龍

一般藝術創作,幾乎未曾有像琉璃工房這樣從原料配方、創作構思、產品製作、市場行銷及品牌建立完全一條龍的;篤信佛理的楊惠姍認為,當初如果對琉璃認知充分,就不會走進這條不歸路,「有時無知也是一種冥冥之中的正確選擇;藝術不是只講究興趣或技巧,有時亦是挑戰」;當年星雲大師指定佛陀紀念館正館2米高的佛像交由琉璃工房承製時,因不曾製作這麼高大的佛像,楊惠姍與張毅還特別親往敦煌石窟第三窟觀摩及醞釀靈感,其後歷經38天不眠不休的創作,終於大功告成。

回首30年來時路,張毅感慨當年他跟楊惠姍事業正處巔峰,收入豐盛,投入琉璃工房的7千多萬若砸在那時的洛杉磯華人超市,如今沒漲個100倍,至少也有10倍;問他是否後悔踏入這條路,在旁誦念佛珠的楊惠姍深情款款望著張毅解釋:「世事無常,生命中自有它的美好  」。

張毅則以哲思的角度說道,梵谷一輩子不曾真正賣過一張畫,如今各大博物館一畫難求,還深刻影響後世的美學;米開蘭基羅的創作成為藝術經典,但有誰知道當時主宰他的教皇是誰?所以藝術的對錯,就視你從甚麼角度去評斷;尤其有能力用文化滋潤土地,這比甚麼都珍貴!

作品漸成國際各大博物館熱門收藏

從摸索、實驗到作品令人激賞,歷經多年耕耘,琉璃工房終於闖出一片天,邁入第30個年頭;2010年上海世博會時,張毅和楊惠姍等榮任台灣館代言人,其作品「千一自在」獲得中國館永久典藏;2011年琉璃工房獲選為當年度「台灣百大企業品牌」;2013年中國美術館舉辦「琉璃之人間探索~楊惠姍、張毅聯展」,係該館首次舉辦當代琉璃展,也是該館首次收藏琉璃藝術創作。

現今典藏楊、張二位大師琉璃藝術創作的還有北京故宮、敦煌研究院、香港徐氏藝術館、上海美術館、英國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美國康寧玻璃博物館、紐約藝術與設計博物館、寶爾博物館、美國國家婦女藝術館、日本奈良藥師寺、丹麥艾貝爾托夫博物館及墨西哥蒙特利市維多博物館等數十家世界著名博物館。

楊惠姍最被歐美欣賞的是佛像作品,問其何故,她微笑答說:琉璃晶瑩剔透,讓人無雜念,他們不需要瞭解,全憑心靈觸擊即能對美學有所感受!

近年北京清大美院玻璃藝術學系聘請楊惠姍、張毅為顧問教授,日本能登半島玻璃美術館、法國馬賽CIRVA玻璃藝術中心與美國康寧玻璃博物館亦邀請倆人擔任示範教席或客座授課。

與彼此真愛去追求共同的心靈真愛

張毅和楊惠姍將失落2千年的中國琉璃以「脫蠟鑄造法」發揚光大,從一片空白中去追尋傳統,再從傳統中逐漸跨入當代,同時將琉璃工房打造成國際藝術品牌,甚至躍為亞洲當代琉璃的經典代表。

2001年,為延續琉璃工房的設計美學,張毅與楊惠姍以「在生活裡引入東方美學」概念,成立LIULI  LIVING,期許能建立一種具有文化民族風格,又能在國際上呈現當代生活的東方美學。琉璃工房在其藝術與文化視野下,成為現代中國琉璃藝術在全球的先驅與重要推廣者。

美國紐約時報將渠評為「Studio Glass運動之父」,強調現代琉璃藝術與傳統工藝美術創作概念,對人、生活和文化有獨特的觀察與主張。

英國著名策展人Andrew Brewerton對Loretta H. Yang(楊惠姍)的評價是:「竟然將玻璃藝術的語言特質,結合了她的人生閱歷,讓玻璃藝術詮釋出東方生命形而上學的哲思,這是藝術創作和真實生命的奇特結合。」

1995年楊惠姍因推廣琉璃藝術的努力和成就而獲頒「傑出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

獲獎固然榮幸,但最美好的是能與彼此的真愛攜手去追求共同的心靈真愛:從攀上電影藝術高峰,轉而再去挑戰更艱難的另座高峰~琉璃藝術,並成功寫下前無古人的輝煌歷史!


楊惠姍散發禪意的「荷之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