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惠姍 張毅 攜手用生命攀越藝術巔峰

騰躍金馬  焠煉琉璃  追求真愛唯美無止境

楊惠姍  張毅  攜手用生命攀越藝術巔峰

文:陶朱太史         照片:曾旺鑫 /琉璃工房

楊惠姍象徵慈愛的作品「大願」。

張毅作品「隨緣自在」。(琉璃工房提供)

華人影壇歷史最悠久、最權威的「金馬獎  」11月底落幕後,引來各種聲音與質疑;不過看看參賽的影片多達534部,各類獎項卻僅23座,僧多粥少會有怎樣的結果,可想而知。
金馬獎係電影界最高榮譽,角逐失利當然很落寞,然而奪得大獎有時也是種負擔,那就是下一步該怎麼走,是繼續在影劇圈與不斷湧出的後生晚輩消磨生命能量,抑或見好即收?退出影壇很容易,但攀上最高峰成為超級紅星收山後又何去何從?

除非嫁入豪門或置產,演藝圈一般業外投資最多的是開餐廳、賣衣服或炒股,不過因此虧本的更多;總歸而言,電影人要轉行還真不容易。

唯一最突出也最成功的是曾在金馬獎及亞太影展發光發熱,卻在事業巔峰毅然退出影壇投入歷史性藝術工程,創辦「琉璃工房  」的楊惠姍與張毅伉儷。

楊惠姍1975年就讀靜宜女子文理學院(現靜宜大學)外文系時便在台視公司演出「朵朵浪花」 、「金玉盟」等電視劇;因演技卓越頗受歡迎,喜愛藝術的她因而轉進中視專心投入表演事業,其後又參與電影演出。

1979年主演黑幫電影「錯誤的第一步」讓她聲名大噪。由於外形姣好,在當時博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之美譽。

超級紅星、新潮導演    接連囊括數大獎

1984年,楊惠姍因「小逃犯」 演技傑出首度獲得第21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其後又以「玉卿嫂」 獲得第29屆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隔年再以「我這樣過了一生」 蟬聯第2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短篇小說家出身的張毅則是在1980年開始改編劇本「源」,其後陸續有「熱血」、「人肉戰車」、「野雀高飛」、「光陰的故事」第四段<報上名來>、「竹劍少年」、「一九八三大驚奇」、「魔輪」等,一直到1987年的「大海計畫」;加上自身原創的劇本「玉卿嫂」、「我這樣過了一生」、「我兒漢生」、「我的愛」等經典作品共13部;「玉卿嫂」、「我這樣過了一生」及「我的愛」,曾被譽為「女性電影三部曲」。其中「源」獲得第28屆亞洲影展最佳編劇獎。

擔任導演的他從1982年之「野雀高飛」,之後的「光陰的故事」第四段<報上名來>、「竹劍少年」、「玉卿嫂」、「我這樣過了一生」、「我兒漢生」、「我的愛」,到2005年的「黑屁股」,7年間張毅共執導影片8部,被視為台灣新潮導演之一。

聲名地位如日中天   為尋真愛退出影壇

其中「玉卿嫂」入圍金馬獎最佳影片,楊惠姍則榮獲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我這樣過了一生」除獲得22屆金馬獎最佳影片,張毅也奪得金馬獎最佳導演及亞太影展最佳導演,楊惠姍再因此片榮奪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此外張毅和蕭颯也共同獲得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

「我的愛」則被美國紐約綜藝雜誌年鑑評選為台灣電影百年十大電影傑作之一。

拍完「我的愛」之後,楊惠姍與張毅有感於藝術與商業間掙扎的台灣電影市場漸浮危機,加上當時威權時代的一些潛規則干擾,這些意識形態對真正愛好電影藝術者而言,令人深為挫折;為了共尋「我的真愛」,倆人在成就如日中天之際,毅然決定一齊退出影壇。

張毅和楊惠姍在拍攝「我的愛」時,曾為尋找婚姻的象徵而接觸到水晶玻璃,然造具師找出許多國家的水晶產品及香水瓶等,就是沒有中國的器物,倆人息影後因而對琉璃展開探索;歷經反覆探討,最後結論是:「水晶玻璃令人充滿想像力,但華人世界幾乎未有這方面的藝術,此無人開發的藝術應是塊處女地。」楊惠姍強調,琉璃晶瑩剔透,讓人無雜念,消瑕子

就這樣,1987年張毅和楊惠姍、王俠軍等人共同創立「琉璃工房」,無意間成為當代兩岸琉璃藝術的開路先鋒,當時外人皆不看好電影人轉行其他事業會成功,的確也是如此,前3年半最慘時公司負債一億,遠逾投入的7500萬資本,支付利息更達1800多萬;其後王俠軍離開琉璃工房另創琉園。


楊惠姍典雅的創作「心湖蘭影」。


楊惠姍以崇拜的眼神,看著張毅細數對琉璃的執著,一路走來的心路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