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學讓 引領時代生命美學的綻放

戰後台灣現代水墨拓荒代表

吳學讓  引領時代生命美學的綻放

文/蕭培麗   圖/吳學讓

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從2月18日開始舉辦「線性、符號、幾何~吳學讓藝術特展」,集250幅精彩創作,廣泛且深入地介紹這位戰後代表性畫家的創作思想與美學。

創作能量豐富  藝術風格多元又開創

約從1950年代初開始,戰後臺灣畫壇即展開一波歷經半個世紀的現代化改革風潮,對台灣藝術產生巨大的衝擊,這時期有許多藝術家引領時代的創作,吳學讓就是其中代表性人物之一。

他認為中國畫要具有時代性,應該反映時代的造型和結構。不拘臨摹傳統的水墨,甚至他也嘗試用多種媒材的創作素材來表達他的美學思想,因此吳學讓的創作能量極為豐富,舉凡書法、彩繪木作、指畫、篆刻、陶藝、水墨、蠟染,呈現多元有開創性的藝術風格。

他的多元也顯出他對文化的包容力,而創作的這份包容成為他創作的能量,兼容中西又納古今,開創中國繪畫的現代化。更以其金石畫派及傳統花鳥紮實的筆墨實力,不斷簡化的線條,將蟲、魚、鳥等呈現造型結構美感,讓結構空間釋放出生命美學之語言。

線性展海報

吳學讓曾回憶自己早在 1950 年代左右即開始摸索,並在近30年的實驗及演繹中,已然完成的中國畫現代化目標說:「利用線條書法之美來表現空間,發揮組織、結構的原理,以表達大自然律動之美,以及儒家、道家形而上的哲理⋯追溯宇宙生命的本源。」因此吳學讓可說是戰後初期最具代表性的藝術主流。

雙鶴

負責此展覽策展的逢甲大學鄭月妹教授說:「吳老師的藝術成就承傳自杭州藝專的陳之佛、潘天壽、鄭午昌等大師,其注重傳筆墨及古典設色形質,以及林風眠、李可染等中西兼融並蓄的主張。又受趙無極、李仲生等鼓勵現代繪畫思潮影響,他「無古不成今,通古不泥於古」接續了傳統,揮灑出現代水墨新境界的永恆之美。」

不拘泥古今 建立東方美學前衛概念

另一位策展的台師大白適銘教授則在文章提到:「吳學讓老師巧妙運用古代藝術如青銅紋飾、瓦當磚銘、易經八卦、古瓷圖案、星象圖譜等象徵宇宙自然、民族文化秘義的抽象幾何符號,透過不同媒材技法的靈活運用,營造出千變萬化的幾何造形與構成意象,使其作品超越純粹的西方形式模仿,傳達出東方文化神秘、博大、深邃的精神性。媒材上的廣泛運用及推陳出新,是同一世代的藝術家所望塵莫及的,在1970年代漸趨成熟,1990年代達到高峰。」

吳學讓還創新水墨技法形成獨特的「線條構成兼渲染法」、「水墨壓印法」、「浸染法」等特殊畫法,在1970年代時可謂相當前衛。

他一生低調謙和自稱是『退伯』,對學生極為照顧,因材施教;哲人已遠卻讓學生們仍永銘在心。

鄭月妹回憶說:「他在經營新水墨畫創作與對傳統水墨畫領域專研的同時,擺脫了現當代水墨畫在筆墨形式上的構成問題當中之掙扎,這種只專注於平實自在不矯揉造作的創作風貌,既非古典的,亦非浪漫的,既非自然主義,亦非理想主義,既非傳統的,亦非創新的,而是兩者兼容並蓄地存在著。

他多樣面貌的水墨繪畫風格與成就,不但彰顯臺灣現代水墨繪畫的軌跡,創造出詮釋20世紀,現代社會的臺灣新文化內涵及水墨藝術形式,同時也展現了現代水墨在東方美學上的地位。吳學讓能勾引出人們內心跳動的脈絡節奏,擦出火花而引起共鳴,這是吳老師新水墨繪畫中最大的魅力與精神所在。」

吳學讓大師的好友席德進曾讚譽說:「未放棄生活,未放棄藝術的崗位,是一位勇者,何況他還能突破國畫的老圈套,開創了一個新局面⋯吳學讓像一支火箭,衝離了地心的引力,而進入了太空,自在的翱翔。」

儘管現代水墨一直有許多不同的質疑和探究,吳學讓大師透過各種創作素材、不同的實驗性水墨線條和肌理、甚至水墨的壓染等等嘗試,創新國畫筆墨空間之深度與時間延展性,在戰後多是西方影子的創作裡,他擅長結合中國的傳統,與現代的寫生兼容並蓄,建構出最具歷史意義的東方幾何藝術風貌。

觀瀑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