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吉村 開創油畫隨類賦彩新意境

融合水墨概念    革刷子的命

鄭吉村 開創油畫隨類賦彩新意境

圖文:林楚祥

以府城古蹟大天后宮,深刻描繪出古蹟的歷史氛圍,因而獲得第十六屆南瀛美展水墨畫「南瀛獎」的畫家鄭吉村,近年來全心投入油畫創作,為尋求東方水墨新意境,開闢藝術新視野,沉潛探索歷時15載,師法劉國松大師「革刷子的命」之精神,鑽研另一皴法,運用於水墨肌理上,在油畫領域另創鮮明獨特的個人風格,近來完成巨幅油畫數件,深受矚目。

出生於屏東縣里港鄉的鄭吉村,自幼就愛畫畫,中學階段,他向邱山木、潘枝鴻老師學畫,奠定水墨、水彩的扎實基礎,並獲得許多獎項,後來他負笈遠赴澳洲攻讀室內設計,修習相關藝術課程,希望在生計無虞下,繼續實現藝術創作的夢。學成返國後,除了從事室內設計,工作之餘,他持續創作不輟,累積創作動能,並長期在社區大學及長青學苑教畫,引領更多人來感受繪畫的美好。

生活重心都放在繪畫的鄭吉村,長久以來一直在思考,如何增加作品的強度和色彩的豐富性,早年致力於水墨、水彩創作的他,近年轉入壓克力彩及油畫創作,並融入渲染技法,透過水影、色塊的流動變化,營造虛實交錯的印象,是他對人生深刻反思的呈現。

「作品不只是呈現在眼前的事物,還包括生活中的事物或回憶」,「大自然的變化,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例如斑駁的牆面、水影的跳動、物與物的塊面分割,有時比真實的事物,能賦予更多的創作靈感」。

鄭吉村

深受美國現代寫實大師安德魯魏斯影響的他表示,魏斯一生的作品都是寫實畫,只畫家鄉村落,從親朋好友到風景,包括每個角落的特寫,畫了一生還畫不完,只因為他對成長環境有一種濃烈的情感。對鄭吉村來說,尋常的事物,同樣蘊涵不尋常的意境和美感,作品透露畫家的心靈與哲思。


油畫作品-愛河水影。


水彩作品-後援記趣。

不斷嘗試不同表現、更多媒材,增加作品強度

一路走來,鄭吉村繪畫風格變化極大,從寫實、寫意到抽象,不斷創新、摸索,他在水彩、水墨創作上,採用大渲染技法,表現大山大水,顛覆傳統用色習慣,藉由墨色及色塊在紙上的流動、虛實變化,以及不可重複的暈染效果,營造畫面的張力。最近兩年更嘗試以壓克力彩和油畫做出渲染的效果,融入水墨畫中「隨類賦彩」的觀念,並使用增厚劑,透過畫筆,以及刮、刷、戳等手法,藉由流動技法表現水面倒影,闡釋心裡的風景。

每一次風格的轉變,對鄭吉村而言,都是尋求自我定位的努力。他說,以往風景寫生的作品,無論在力道上和美感的呈現上,仍不足以表現內心對藝術的渴望與情感,為了避免重覆的風格,拘束了內在的渴望與情感,他不斷嘗試用不同的創作表現方式,用更多的媒材和素材,來增加作品的強度和色彩的豐富性。

鄭吉村說,「水好像是一層薄紗,覆蓋在沙石泥地上,水中倒影是虛幻、不確定的影像,就如同社會上見到的形形色色,也是一種虛幻的影像,遇到水面泛起漣漪時,影像就跟著水波紋路而改變,呈現出更美麗的圖像。」藉由流動技法,表現變化無窮的水影的肌理和顏色,就如同「現實生活中,虛與實的那種時空的交換、變化」,這既是他的人生體驗,也是對生命本質的深刻反思。

他很欣賞國畫大師齊白石所說,「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太似為媚俗,不似為欺世」。在壓克力彩和油畫創作上,他找到藝術創作的全新定位,創造個人的獨特風格,一幅幅介於具象與抽象的大型畫作,結合了中西方繪畫的創作元素與技法,表現出悠遠飄渺的意境之美,引領觀賞者,走進他的內心世界。

去年他以新技法,完成長10公尺、高1.8公尺的巨幅油畫,取名為「向張大千大師致敬~廬山圖」,雖然用刷子作畫,卻讓人有東方水墨的感覺,作品氣勢磅礡,層次豐富,虛實交錯,遠看成嶺側成峰,「沒有理由,就是潛意識的直覺!」鄭吉村強調,一般人說看不懂,是因為要在畫面中找尋記憶中的熟悉符號,而忽略了人與生俱來的審美感官,不妨喚醒直接而純粹的感知,才能看到藝術家的情感與內心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