鞏文宜、柯有政陶藝的融合與衝突

鋼鐵人變身八家將vs.龜鹿二仙

鞏文宜、柯有政陶藝的融合與衝突

文‧攝影:吉台生

東方的八家將和西方的鋼鐵人在陶博館變身全新的英雄!還有搭配時事所創作的迷你版12獸首也第一次亮相。另外,以臺灣諺語「有毛的吃到棕蓑,沒毛的吃到秤錘」為靈感創作的宴客席,也相當吸睛!

鶯歌陶瓷博物館即日起至4月10日止,在一樓陽光特展室展出「融合‧衝突~鞏文宜、柯有政雙個展」。首次合作聯展的鞏文宜及柯有政不僅是大學學長與學弟,也是多年的工作夥伴,今年他們特別聯手一同發表最新的創作;鞏文宜以融合為概念,柯有政用衝突來呈現,歡迎有興趣的民眾把握時間前來欣賞。

鞏文宜國中時期曾客串八家將,又喜歡鋼鐵人,由於他們經過神明加持及科技輔助後,都有不壞之身,因此鞏文宜突發奇想把八家將的臉譜彩繪在鋼鐵人的頭盔上,讓《家將》效果出奇地好。另外,《十二相》靈感來自日前的12獸首,迷你版的鋼鐵人頭盔,加入各生肖強烈的特徵,相當可愛。

柯有政的《貪》則是說明人性的慾望無盡,連秤錘都吃下肚,企圖引發民眾的反思。《飲》則是把陶瓷螺絲釘擺入玻璃水罐內,示意現今社會壓榨員工的現象。《龜鹿二仙》以被拆解的烏龜及鹿首表達動物的生命只為人類而生,隱喻生命的衝突。

民國60年次的鞏文宜高中就讀機械科,憑著對陶瓷工藝領域的濃厚興趣,一路從臺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系到臺南藝術大學應用藝術研究所畢業,目前除了積極創作外,還是五行創意設計公司的藝術總監,是一位相當活躍的陶藝家。民國67年次的柯有政,就讀復興商工美工科時,主修繪畫,進入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系後,跟著教授呂琪昌學習陶藝,最後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目前擔任五行創藝設計有限公司的執行總監。


柯有政批判衝突的陶藝《龜鹿二仙》


鞏文宜的融合作品《家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