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文史名人 盧嘉興居掛牌

中國學術著作獎得主    參與赤嵌樓修護

台南文史名人    盧嘉興居掛牌

撰文.攝影/詹伯望

仙逝25年的台南市歷史名人盧嘉興(1918~1992),是位傳奇人物;半世紀前曾榮獲地位崇高的中國學術著作獎,此獎得主都是大專教授,唯獨他僅有初職學歷,全憑自修,能寫能畫,成就斐然。最近市長賴清德為他的故居舉行掛牌儀式,現場除了家屬之外,他的芳鄰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也到場觀禮,為儀式增添光彩。

盧嘉興畢業於台南第一公學校(今台南大學附設實小)、台南工業技術養成所(現成大附工),19歲到台南歷史館任職,受前輩石暘睢的啟發,才了解鄉土史的重要,開始發生濃厚興趣。後來轉任台南市役所土木營繕係,參與過赤嵌樓首次修護工程。

當時太平洋戰爭如火如荼,水泥鋼筋俱列為重要物資,但台南市長羽鳥又男仍執意修護赤嵌樓,被軍方痛批為「非國民」;盧氏利用拆遷大士殿後的一塊捐題碑,在背面刻上興工始末,成為雙面碑,至今仍存樓前。民國四十年起,他發表第一篇文章〈赤嵌樓修復記〉,加上當初拍攝的多幀珍貴照片,立刻引起文史界的重視。

盧氏日文只念到小學,遇到文物古蹟上的日文,先自己暫譯為中文,再請留日同事代為補正;至於中文,也是自己利用時間研讀《古今文選》、《古文觀止》,或請製鹽總廠副主任秘書周維亮幫忙潤飾。

其後陸續在報章雜誌上發表其他文章,民國五十五年起,他將這些文章輯成《臺灣研究彙集》,逐一自費出版,到民國七十二年他屆齡退休之際,一共輯印了24集,共200多篇。這些文章參考價值極高,嘉惠後起學子,成大呂興昌教授為其編校之餘,再三讚嘆不已。學者江燦騰也強調盧氏儘管並非學院出身,但論文至為重要,貢獻不應被遺忘。


盧嘉興紀念館懸掛盧氏的畫像。左上角門楣上所懸,是他親筆勾勒影響他最深的石暘睢畫像。


盧嘉興擅繪畫,這是他筆下呈現的台南十二勝景圖之一,台灣道署(現永福國小)內的「澄台聽濤」。

鹿耳門地理演變考  奠定文史地位

盧嘉興最煩惱的是時間不夠分配,因白天在台鹽上班,只好晚上動筆,或者大清早三、四點起床再寫,假日還要到處採訪或作田野調查。一個禮拜也只能利用週日,帶著一柄小土鋤出門,用來挖土除草,以便抄寫石碑上的文字;要不就是循線探訪人物。

拿他撰寫的人物傳記來說,與他交情頗深的台南文獻委員黃天橫,便指出盧氏會先搜集此人的照片、筆跡;再申請戶籍資料,或找出個人年譜,整理出家族關係,然後造訪周遭的親友故舊;完稿後再請傳主家屬全文過目。這種重視考據,絕不捕風捉影的態度,正是其作品得以樹立權威的基礎。

舉凡台灣鹽業史、南部沿海地理水文的變遷、寺廟沿革與人物研究,都是他關心寫作的題材。民國四十年代,台南市安南區土城部落與媽祖宮庄發生誰的媽祖廟最早的爭議,盧嘉興花了一年八個月時間,發表了一篇長達11萬多字、附地圖39幅的《鹿耳門地理演變考》,台大教授方豪神父深受震撼,大力推荐,於民國五十四年榮獲中國學術著作獎殊榮。其他九位得獎人,都是中研院、台大、政大年輕學者,惟有盧嘉興學歷最低,年齡最大。

盧嘉興之母盧許綢是府城古剎竹溪寺的功德主,他也從台灣文獻初祖沈光文的一首詩,考察出該寺早在明鄭時期即已存在,是台灣最早的寺院,因此民國七十年代初期竹溪寺改建完成,還請他勒碑誌盛。

但他也沒忘掉家庭責任,對於五女二子的教育十分重視,時常檢查孩子的書包,要求朗讀課文,寫字力求工整,墨色務求濃黑。兩個兒子盧金成、盧金坊先後考上醫學院,通過高考,成為名醫,他自己則在民國六十四年獲選為第一屆傑出父親。

盧金坊醫師不忘親恩,雖然長居台北,但每到週末必遵乃父遺訓,返回台南看診。三年前更在故居旁的友愛街北面,購屋設置盧嘉興紀念館,成為年輕學子前往參觀景仰的殿堂,也讓盧氏事蹟得以傳之久遠。


盧家興的次子盧金坊(左)醫師,為父親成立紀念館,心意感人。他本身也蒐藏了許多珍貴文物,背後十九世紀的府城鹿皮畫十分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