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芳 老鷲干雲因捨而得的現代水墨

崇尚東方美學  追求拙趣

羅芳  老鷲干雲因捨而得的現代水墨

文/蕭培麗 圖/羅芳教授

80歲的羅芳教授,以老、莊、孔、孟思想建構了她現代水墨畫的精神骨幹;站在她的畫前即使連尺幅不大的作品,都有一種磅礡氣勢自畫面傳送出來,她把北宗山水塊面結構、山勢奇峭、潑墨等表達得淋漓盡緻,絲毫不受限制,可說是心中山水、筆下山水。


殞落。


干雲蔽日。

山水美思 大師承傳 東西元素碰撞融合

羅芳教授的美學思想,來自生長環境與在師大求學時大師們的薰陶。她在師大就讀時就受教於黃君璧、溥心畬、廖繼春等名家,畢業後留校任助教、與大師們朝夕相處,受到指導與影響。又因為自幼家中的教育十分用心,父親羅敦偉曾任上海和平日報社長,母親是湖南道州翰林書法家何紹基的曾孫女,書畫天分即是渾然天成、藝術氣質非一般。

也因此羅芳教授不喜受限制,所以選擇山水。她說:『在師大時就不喜花鳥,花鳥限制太多,菊花要配甚麼葉子,牡丹要配什麼,她覺得對畫畫來說是一種限制,但山水畫不一樣,沒一個山是一樣的,沒一個石頭是一樣的,可以隨意發揮。』

除了客觀環境的影響,她最喜愛吳鎮的披麻皴與拙筆也是另一個密不可分的關係,她認為秀美不耐看,拒絕秀美、追求拙趣。拙趣也像是一個出口,引領她走向自我的風格,擺脫紮實的學院訓練,具象寫生,她用捨得來形容自己。她說:『過去畫山水從臨摹到寫生,很多人陷在此中,無法走出。而我雖受過素描訓練,但可以走出,不受羈絆。因為自己個性灑脫。』

因為捨才有得,自師大任教40年退休後,隨台大哲學系教授傅佩榮讀老莊,感覺到捨是對的,捨才有新的東西進來,因此有了自己的面貌,她的現代水墨海闊天空,融合中西元素碰撞出時代的哲思精神。

一切能量的大轉變都需要一個衝擊!羅芳教授44歲時就受到國立歷史博物館的邀請與張大千等大師共同參與繪製「寶島長春圖」,在台灣畫壇已有相當地位,卻同時也是一種包袱,令她的創作不敢隨意,深恐遭到批評。52歲時赴美進修兩年,她說:『脫掉教授身分的壓力,跟不認識的人一起學習,同學中有20幾歲的、40幾歲的,反而學到更多。』

畫面結構西洋 精神美學中國 風格自我

在美時對她影響最大的是色彩的衝擊和抽象造型的訓練。回國後最具代表的窗外系列春夏秋冬,就是把在美國學習時對於色彩的體會用於畫上,春夏秋冬不同的色調。畫面結構採用西洋結構矛盾的空間,雲忽在窗內或忽在窗外;造型也具體化、幾何圖形化,色彩則是墨與壓克力的運用,精神美學思考卻又都是中國的,充分融合中西,後來就變成一種東方美學復甦的自我風格。

走過80年,從傳統的臨摹到創作甚至走到抽象潑墨,每個階段都看到中國水墨的深度,如今她把莊子哲思轉化成畫中的意境,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也把莊子所說大美而不言轉化成畫面,更以儒家修身,他說:『如果我們還不表現出來是不是太不中國了,沒發揮中國精神,人有心有想像力。』有的人看山才會畫山,而羅教授的山是存於心的。汲取大地之氣渲染紙上,羅芳號枕青堂就是表達自己的吸取大地之氣,徜徉天地間。氣是無形象的,她以山、雲、水表達氣的抽象。

羅教授個性極為樂觀擁有正能量浩然之氣於胸中,也是快樂取向的人、不悲觀,所見事物都是美好的,詮釋的美感相當自然。觀其畫應該感受到她也絕不說悲傷美感、憂鬱的美感,而是呈現山的自然氣勢與天地相容和諧的東方哲學,令人感動。


氣象。

一位留下時代意義的畫家,最需要的是鮮明的自我風格,羅芳赴美進修回國後,水墨間融合壓克力鮮明的色彩,巨型創作捨棄毛筆,脫去水墨毛筆與墨彩的限制,自我強烈風格的蛻變,素材的無限制更是她自由無羈創作的展現,如今80歲「老鷲干雲」在深層的中國思想土壤裡再度沉澱轉化成胸中丘壑,還會悟出甚麼樣的美思,開出甚麼樣的花朵?令人期待。


小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