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陰書屋 歷代紫砂秘藏珍品賞析

壺藝五絕  集壺、詩、書、畫、印菁華

意陰書屋    歷代紫砂秘藏珍品賞析

文: 陶朱太史

世代務茶為業,曾祖經營茶園,祖父日治時代即獲新竹州烏龍茶製茶特等賞,三叔是台灣省茶業改良場創場元老,也係金萱茶等重要推手,四叔為台灣區製茶同業工會駐會茶師,其獨到的鑑茶嗅鼻曾由公家在英國投保,直至退休。

從事新聞工作的「意陰書屋」主人羅際鴻,從小就在這般茶業世家聞香品茗中長大,對於茶業事物特別有情感,加上自幼喜愛文學書法,因而練就一身的茶文化底蘊。

1984年,他邂逅一位曾在鶯歌從事陶瓷業20年,也是紫砂壺藏家後轉行茶壺盤商之友人,當時中國大陸剛結束文革,但還未啟動改革開放,為換取外匯,大批文物流落海外;這位壺商因專業卓著,幾萬件各式茶壺不時在其手中流動進出,自然也留下幾百把好壺; 羅先生因緣俱足下,一方面得以請教辨識,免去不少冤枉路,另方面則有機會優先精挑細選喜愛的精品購藏;由於本身即是書法家,對於集壺、詩、書、畫、印五大菁華之壺藝眼光獨到,因而逐漸成了紫砂藏家,收了不少歷代名壺。

1994年赴宜興旅遊,抵達時已夜半,突有一人尾隨前來,掏出一把王寅春製壺,開價人民幣一萬(時合台幣3、4千)欲售,猶豫了一陣,還是忍痛購入,顯見其對好東西的狂熱與賞識。

他第一次買進的是藏家讓售之一把劉彬芬(現為大陸國家級工藝美術師)製作之紫砂梅樁壺,其後天仁茶業負責茶器銷售的高階主管也將擁有之一把劉彬芬製壺與之對比後,嘆言:東西就怕比!由於紫砂壺市場相當紊亂,讓他深悟知識、學識與上手體驗的重要,因而更精進對紫砂壺的研究。

品茗文化與茶器藝術融合    光揚壺藝美學

總結玩壺多年的心得,他認為壺藝概括可歸納為「四說」及「五絕」;四說即~

一)茶器層次:宋朝前茶飲係以烹煮方式為之,至宋時特別著重茶碗工藝,明中葉轉為「沏茗暢飲」,開始講究器具製造工藝與土料擇選,愈求精緻化下漸提昇其藝術地位,明代正德年間的供春,可謂是提昇紫砂壺藝術地位的關鍵角色。

二)茶藝與壺藝融合的層次:茶器藝術精緻化後,無論公開的茶席雅集或私下喝飲,心靈提昇的追求,無形中將品茗文化與茶器藝術逐漸融合為一。

三)壺藝美學的層次:茶藝壺藝融合一體後,除了提昇工藝家水準,也吸引畫家及文人雅士加入茶器創作,品項主題涵蓋造型、繪畫、書法、詩詞,甚或跨領域連袂創作;詩詞、書法方面,最早代表人物有陳鳴遠、任淦庭,跨領域創作像當代有顧景舟與書畫家合作等,更加提昇壺藝美學的層次。

四)壺藝與文化的層次:品茗與賞茶文化於唐代逐步推展,宋明兩朝前後推向高峰,紫砂壺在明後期開始精進製作技術,從而將純實用性推向藝術層次。

元代文人畫的最高境界講究詩、書、畫、印「四絕」,最高藝術水準的紫砂壺,原本即著重造型及創意,再融合詩、書、畫、印「四絕」,儼然躍為「五絕」藝術;最突出的是,這「五絕」可合賞,亦可分別品味,卻不影響其原有的實用功能,這也是紫砂壺深受文人雅士及愛好品茗者喜愛,歷經幾百年不衰的主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