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布希的台灣情與中國觀

〈焦點人物〉老布希的台灣情與中國觀

文/黃肇松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照片/黃肇松;中國時報提供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George H. W. Bush)於十一月三十日以九十四高齡辭世,美政府於十二月六日為他舉行國葬;他的兒子—另一位美國前總統小布希作了感人肺腑的悼父致詞;除了小布希,還有三位美國前總統卡特、克林頓、歐巴馬及現任總統川普齊聚一堂,為他送行。紐約華爾街股市甚至於當天休市一天以資悼念。人生如此,只有小布希致詞中用的一句話可堪形容─「真是棒極了!」

老布希的一生締造了幾個第一。一是美國歷史上所有的卸任的前總統中,迄今活得最長壽的一位。二是歷任總統公職生涯最完整的一位。四十年期間,擔任過國會眾議員、美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美國駐北京聯絡處主任、中央情報局局長、兩任美國副總統(雷根總統時代)及美國總統。橫跨白宮、國會、情報界及外交,誠如小布希在致詞中所提,他的父親「能量驚人」、「全力以赴」、「捍衛職責」、「忠誠如一」(對國家和家庭)。綜觀老布希的一生,應非過譽。三是外交實務經驗豐富和外交折衝技巧高超,多數總統難與倫比。

老布希(右)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來台訪問,由當時的《中國時報》董事長余紀忠(中)親自接待。圖左為黃肇松(時任總編輯)。(圖由作者提供)

兩岸同表 永遠懷念老朋友

老布希中年時期的「外交官」生涯,對他在一九八○年代後期冷戰結束後,熱中於「世界新秩序」的鼓吹影響很大;也引領他開始接觸台灣事務和深入處理兩岸問題;更是他以親身經驗打造其後主政時的中國政策的關鍵階段。

老布希逝世後,兩岸異口同聲表示,將永遠懷念這位「老朋友」,就美中台七十年關係發展的複雜多變和國際關係中地緣政治發展的奧妙奇突,兩岸對老布希同表哀悼,誠屬罕見,也頗為難得。

對老布希在一九七一年致力維護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老一輩的台灣民眾當記憶猶新;對布希在總統任期中宣布出售F─16戰機給台灣,民眾更不會輕忘;而老布希在一九九三年初卸任總統職務之後的當年年底,就專程來台訪問,並發表熱情洋溢的演說,民眾更可感受到他溫暖的台灣情。老布希在美國從政期間,筆者在台灣從事新聞行政及報紙新聞工作,原本只是從數千公里外,對布希作遠距離的觀察,不可能有交集。但歲月軌跡的奇妙運轉,卻讓筆者對布希早期所參與的台灣事務,有第一手的認識;對他的首次台灣之行,更參加了第一手的安排和接待。

第一次接觸到布希的大名,是一九七一年八月經考試院高考分發到行政院新聞局,派在國際傳播處美洲科承辦紐約新聞處業務,公使銜主任陸以正每日蒼勁工整的親筆秘函,都在報告我方與美駐聯合國常任代表布希商討,如何挽救中華民國可能喪失聯合國席次的空前危機,布希力主,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入聯合國,美方仍應支持中華民國以妥適方式,保留在聯合國的席位,表決票數的掌握顯已危機四伏,老布希仍全力以赴,積極推動。就在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美總統尼克森竟然由國務卿季辛吉牽線安排,前往北京訪問,見了毛主席,咸信在第一線打仗的布希,事先並不知情。

情勢急轉直下,聯合國最終通過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沒能保住在聯合國的席位,但台灣人民咸認老布希是非戰之罪,對他感念迄今。筆者在那個特殊階段,遍讀第一手文件,對布希明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奮戰精神,儘管事隔四十多年,迄難忘懷。

 

售台F-16戰機 改善台空防

老布希對台灣所作的更大的影響,終歸還是在二十一年後到達。一九九二年夏間,布希總統宣布售台一百五十架F─16戰機。斯時,筆者任職《中國時報》總編輯,目睹台灣人民欣喜之情,認為是老布希對台灣雪中送炭的情誼。儘管有些評論家認為,在終結了冷戰,打敗了伊拉克海珊,老布希原可望輕易贏得連任,卻因美國經濟景氣不振,遭到民主黨候選人克林頓的強力挑戰,老布希在選戰後期決定對台軍售,一方面是戰機造價不斐的經濟上的考量,另方面是在政治上布希希望贏回保守派的支持。但無論如何,這批戰機迄今仍是台灣空防主力,而布希的「大手筆」所代表的正向意涵,也仍然留在台灣人民心中。

老布希的台灣聯結,筆者直接參與的是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六日布希來台訪問三天及演講。猶憶那年夏間,突然接到美國花旗銀行台北分公司美籍總經理馬傑榮的電話,略稱花旗集團正與各地媒體合作,推動邀請美菁英人士赴世界各地訪問演講的「資訊及新聞流通全球化」的專案,問我《中國時報》是否願意出面邀請甫卸任的布希前總統來台訪問?

布希伉儷來訪 多方鼓勵台灣

筆者回以:基於媒體的社會責任,並有助於台美的交流,樂於促成。經向《中國時報》董事長余紀忠先生彙報,立獲同意,並允屆時親自主持接待。老布希就在總統卸任後的十個月,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六日偕夫人芭芭拉抵台訪問,余董事長親切接待,並以八十餘高齡,親自主持老布希的演講會「美國、太平洋盆地邊緣國家及世界新秩序」。演講地點是台北國際會議中心,座無虛席,在提問階段,民眾熱烈提出各類問題,老布希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就像與老朋友們鬥陣。

《中國時報》董事長余紀忠接待老布希會場全景。(圖:《中國時報》提供)

連同花旗銀行主辦的另一場演講會「後冷戰期的亞洲及崛起中的台灣」,老布希揭櫫了兩大重點。

其一是,界定國際秩序的新定義。他認為,在冷戰終結及波灣戰爭結束之後,國際新秩序是沒有任何國家必須讓出主權的一種秩序;以及道德力量為特色,而非訴諸武力的一種秩序。他總結:在此秩序之下,以合作方式解決紛爭及矛盾,不會造成混亂與流血,是增進人類福祉的最大公約數。這番讜論,於今回味,仍如空谷跫音,迄未實現,而哲人已遠,令人感慨萬分。

另外一個重點,圍繞在亞太地區和台灣在世界新秩序的角色。老布希指出,亞太地區是二十一世紀更具潛力的市場,其整體政經實力將倍增,是國際新秩序不可或缺的重要一塊,而地緣位置重要,經貿實力崛起的台灣,也可貢獻世界新秩序的建立。他鼓勵台灣在亞太經合會(APEC)可展現更積極的一面;他也支持台灣盡快加入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其後,台灣果然於二○○○年,順利加入取代了原來的GATT的世界貿易組織(WTO);而對APEC也從來沒有缺席。台灣朝野對老布希的鼓勵,也是銘記心中。而老布希這兩場準備周全、視野寬廣、卻又務實理性的演說,至今仍被認為是經典之作。

美國前總統老布希(左三)偕夫人芭芭拉(右二)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六日應《中國時報》和花旗銀行之邀訪台,董事長余紀忠(左二)偕夫人蔡玉輝女士(圖右)親切接待,余先生並以八十餘髙齡親自主持老布希在台北世貿中心國際會議廳舉行的演說會;余夫人陪同布希夫人,相談甚歡。。右三為《中國時報》駐華盛頓特派員傅建中,於老布希演講時作即席翻譯。圖左為《中國時報》當時的社長兼總編輯黃肇松,負責與花旗銀行台北分公司合作安排布希伉儷來訪演講事宜,成為新聞工作記憶中特別的一頁。(圖:《中國時報》提供,文:黃肇松)

務實的中國觀 獲北京好感

老布希在一九七一年致力維護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北京當然一清二楚;對老布希於一九九二年總統任內「大手筆」同意售台F─16戰機,當然也大聲抗議。然而,檢視老布希構建的世界新秩序,是把中國放在重要地位,也期望中國能發揮積極作用,所以,老布希一貫主張美國對中國要勇於「交往」(Engagement),這是他的基本的中國觀,也是他主政階段對華政策的核心,自然容易贏得中國的好感,但從「好感」演化到「老朋友」—就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悼布希的唁電中所說的布希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在演化過程中,老布希所作所為為北京當局和大陸人民感念者,至少有以下之犖犖大者。

首先,老布希與中國關係的密切,奠基於一九七四至七五年間,擔任美中尚未有邦交時期的美國駐北京聯絡辦事處主任,是迄今唯一派駐過中國的美國總統,讓中國人「很有面子」。老布希夫婦展現了親民作風,經常騎腳踏車逛北京大街小巷,與民眾交談,贏得好評。

其次,更重要者,在老布希於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三年總統任內,冷戰結束、世局大變,中國也經歷「六四」變局,老布希的中國政策維持基本不變,自為中國當局所感念。而布希從擔任聯絡處主任時,就與包括鄧小平在內的中國領導人建立良好關係,總統卸任之後仍勤訪中國大陸,維持與中國領導階層的良好友誼關係,老布希被視為「老朋友」,也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結果。

習近平在唁電中總結老布希「四十多年來見證並推動中美關係取得歷史性發展」;台美之間自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就被當時的卡特總統斷了交,我們沒有太多可說的,但總結老布希是一位公正對待台灣的美國政治家,應該是持平之論。祝這位台灣的老朋友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