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  集漢唐儒之大成的北宋理學家

編者按:21世紀是華人的世紀,5000年歷史的中華文化是華人很重要的資產。

以南宋理學大師的朱熹而言,其「朱子家訓」、「朱子家禮」等傳世名言,影響全球華人甚鉅。為讓兩岸年輕學子能更加瞭解朱子學(又稱閩學),本報特闢朱子專刊,希望藉由活動與文章鋪陳,能讓已深入家庭的朱子學更淺顯易懂,再度發揚。

 

我是誰?我將是誰?而我們又該成為誰?

朱熹  集漢唐儒之大成的北宋理學家

文/朱茂男 整理:曾旺鑫,照片提供:曾旺鑫

一、 朱子生平

朱子,名熹,字元晦,別號晦庵,宋徽州婺源(今屬江西省)人。生於南宋高宗建炎四年(西元1130年),卒於寧宗慶元六年(1200年),享年71歲。

朱子是中華民族自孔孟以來最重要的思想家。他的著述宏富,思想博大精深;自元朝以來,其所著作的《四書集注》成為科舉考試的重要依據;對歷代政治、思想、學術及教育乃至一般社會文化之發展,影響廣泛深遠。自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

,作為傳統文化重要代表與締造者的朱子,自然受到了極大的爭議與批評。然而在五四的激情過後,學者們重新檢視朱子學說,雖然各家看法不一,但均不得不承認,要深入了解中國傳統文化,就不能不研究朱子;要探尋中國文化的前途與出路,亦不能不充分地理解消化朱子思想。朱子學有如高大聳峙的山峰,唯有經過辛苦地攀登,才能立在高峰上,清楚地看見過去與未來。

朱熹一生著述宏富,著名而影響最大的是《詩集傳》和《四書章句集注》。它們成了後來歷朝學子必讀的教科書。朱熹學說的核心就是一個「理」字,他認為:「未有天地之先,畢竟也只是理。有此理便有此天地;若無此理,便亦無天地,無人無物,都無該載了。」朱熹強調「格物致知」,即窮天理、明人倫、講聖言、通世故。他把傳統的綱常加以理論化和通俗化,認為「三綱五常」應是社會的最高道德標準,並且認為這是永存而不滅的。這套學說對專制主義和帝皇權力的強化有很大的作用,後來成了統治者的正統理論,影響深遠而巨大。他的學說源自北宋的程顥、程頤,故學術界常以「程朱學派」稱之。

二、 朱子學說對傳統文化的重要貢獻

中華傳統文化學術,向來重實際而不空談,重躬行而不玄思。故自秦漢以來,雖百家各有承繼發展,但都是在行道利民或修心養身,而不以建構宇宙天人萬物一貫之完整思想體系為要務。然自佛學東來,其對人生之所來所歸,萬物之所起所滅

,皆有完整細密之理論解釋;說空道有,風靡一時;亦使天下才俊之士多所研思,深造沈迷而以為吾華族學術難與比肩。然佛教畢竟為一出世之宗教,與孔孟內聖外王之說頗見徑庭。故自唐代韓愈起,儒家學術圖謀自我深化,藉由對易經、中庸、大學等具有形上學性質的儒家文獻之研究開發,終於形成宋明新儒學。宋明諸儒為窮究心性本源而析理入微,構思綿密,為孔孟極力推行之教育,建立堅實之理論基礎。此一龐大的學術工程,發軔於北宋五子,而終集大成於南宋朱子,成為中華民族特有之心性之學。此不僅使儒學得以與外來之佛學分庭抗禮,並更能與後來傳入之西方哲學互為軒邈。故此學術上之發展變化,不僅深廣地擴大了儒學的堂廡,更是愈發彰顯並鞏固了儒學的根基。所謂「至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者,朱子之功莫大焉。

雖自南宋起,心性學便有理學心學之爭,形成學術史上數百年的程朱(北宋程頤、南宋朱熹)與陸王(南宋陸象山、明代王陽明)之別,但此差異,畢竟只在於學術尖端研討上;若論及日用倫常,則數百年來之社會,重視孝悌忠信、長幼尊卑等綱常名教,因此而形成穩定的社會秩序,此又不脫朱子之力也。朱子雖於19歲即進士及第,然一生任地方官者僅9年,任中央官職則不過40餘日,雖有政聲,然其致力者最終仍在學術。朱子一生著述千萬言,弟子有姓名可考者4百餘人;在心性學之外,於經史文學等,無不悉心研究,其著述之多之廣,遠非其他學者所能望其項背。是故若問自孔子後,中華民族學者影響力最大者是誰?則朱子實可當之無愧。

三、 朱子學的現代意義

在今天,朱子學除了作為研究中國傳統哲學的重大課題外,對一般人而言,朱子學至少有有三大意義,值得別重視,並加以發揚光大。

第一、 朱子學展現出理性的精神

後世論朱子,總將朱子視為是思想家,集北宋諸儒之大成的理學家。殊不知,朱子亦是集漢唐儒(經學)之大成的學者。(此採錢穆先生之說)朱子遍讀群集遍註群書,並不主一家一派,而必一一斟酌停當而衡之於理。可謂朱子為我國數千年來治學最為嚴謹而著述又最為宏富的大學者。其不固守舊說、不迷信權威、不標新立異的理性精神;數十年如一日治學不輟,強力探索,深思宏辯的強大創造力,都值得肯定與敬佩。

第二、 朱子學對教育的重視

朱子可說是中國自孔子以來最偉大的教育家。其弟子黃幹(勉齋)在朱子行狀一文中,對朱子如何盡心於教育,寫道:「(弟子)意有未諭,則委曲告之,而未嘗倦。問有未切,則反覆戒之,而未嘗隱。務學篤則喜見於言,進道難則憂形於色。講論經典,商略古今,率至夜半。雖疾病支離,至諸生問辨,則脫然沈痾之去體。一日不講學,則惕然常以為憂。」則朱子之熱心於教育,可見其一斑。

朱子之重視教育,自有其學理上的基礎。朱子名言:「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正足以顯示他對讀書問學的重視。而在〈大學章句序〉中,朱子更是將「三代之隆」歸功於教育的普及與昌盛。著名的〈大學格物補傳〉中,朱子明言「…  蓋人心之靈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惟於理有未窮,故其知有不盡也。是以大學始教,必使學者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窮之,以求至乎其極。至於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貫通焉,則眾物之表裡精粗無不到,而吾心之全體大用無不明矣。此謂物格,此謂知之至也。」可見朱子認為人必須在「格物窮理」上「用力之久」,才能於聖賢之道有「豁然貫通」的一天。而讀書教學則正是格物窮理的最適宜方式。

朱子善行、草,尤擅大字,下筆沈著典雅,筆勢迅速,無意求工,而觀其點畫波磔,無一不合書家法度。他之所以不以書法聞名,應是為其學問的成就所掩蔽。曾題米友仁「楚山秋霽」卷,又於瑞州、撫州府學及南康白鹿洞等地書榜額,端州友石臺記,亦為其所書。亦能繪肖像,曾親傳己像刻於徽州,筆法衣褶,深得道子家數。因僑居福建,朱子學亦稱閩學。

由於朱子對教育的重視與身體力行,才使得他的學問能感召眾多弟子,而終能大行於其身後。而朱子所親撰之「白鹿洞書院學規」,也就成為我國數百年來教育之圭臬。即便在今日,「白鹿洞學規」對道德教育,還是有著莫大的啟示作用。

第三、 朱子學對自我道德修養的嚴密探求與實踐方法之講究

世人常以「存天理、去人欲」為不合人性之言而詬病朱子,殊不知朱子亦曾言:「有個天理,便有個人欲。蓋緣這個天理須有安頓處。才安頓得不恰好,便有人欲出來。」又說:「人欲便也是天理面做出來。雖是人欲,人欲中自有天理」(以上具見《朱子語錄》卷十三)可見朱子對「人欲」亦不如後世所想是那麼百般痛恨,深惡痛絕。蓋「天理」「人欲」之說

,本可視為宋明儒者的學術專用語言,自有其極複雜深微之哲學性意義,而非如常人憑常識所推想。而朱子之意,其要旨還是落在希望每個人能自我省察,以「養善去惡」、「存誠去偽」的意思。工夫作得純熟了,那自是一派天理流行,怡然自得的境界。正如朱子之詩曰:「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等閒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這與某些人心中所想像的理學家,總是整日正襟危坐,表情嚴肅、神情緊張、觀念僵化、思想迂腐,是多麼地不同啊!

在工業化、資訊化的今天,法律規定日趨細密,管控系統日益周詳,然而違法亂紀情事還是層出不窮。如果人心不能自我樹立道德理想,那麼無論多麼進步的社會也很難免於向下沈淪的危機。而朱子對於道德實踐之省察,正有著千言萬語的細密分析與研討。(具見於其與門人弟子對話的語錄與文集)如今文獻具在,於此時此刻,吾人重新檢視朱子「居敬窮理」的道德修養工夫,不是正可有很大的啟發嗎?

在今日現代化的社會中,人類思考日益概念化、系統化、科學化與精準化;而我們的行為也相應地日益模式化、結構化、簡單化與功利化了。朱子雖為一巨大的身影,但似乎已模模糊糊地淡出於吾人的生活。是否了解朱子、是否了解中國傳統文化,似乎也成為一件無關緊要的事。然而,當午夜夢迴、仰望穹蒼之際,我們不免還是會問:我是誰?我將是誰?而我們又該成為誰?面對各式各樣複雜的人生問題,我們是否能夠天君泰然、心安理得?是否能夠不憂不懼、不忮不求?只要這些問題仍然存在,那麼,朱子學的研究、發揚與傳播,就仍然有其必要性。

透過許許多多學者專家的不懈努力,我們現在將更能夠了解朱子所處的時代與文化背景,從而恰當地了解其成就與限制;對於朱子的學術思想,我們亦當更進一步恰當地吸收轉化、取精用宏,讓朱子的精神重現於新的時代,也讓新的時代重新接續先賢的慧命。這樣,不僅個人的精神世界將得到開擴與提昇,時代也將能吸取傳統的智慧,融匯傳統於新的創造之中

。然後,先聖先賢偉大高尚之情操與光明俊偉之人格,終將在我們這新一代人的身上散發出新的光芒。

附註:白鹿洞書院學規

1、五教之目: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別、長幼有序、朋友有信。

2、為學之序: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

3、修身之要:言忠信,行篤敬。懲忿窒欲,遷善改過。

4、處事之要: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

5、接物之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行有不得,反求諸己。

朱子詩選

在昔賢君子,存心每欲仁。求端從有術,及物豈無因。惻隱來何自,虛明覺處真。擴充從此念,福澤遍斯民。入井倉皇際

,牽牛觳觫辰。向來看楚越,今日備吾身。(仁術)

勝日尋芳泗水濱,無邊光景一時新。等閑識得東風面,萬紫千紅總是春。(春日)

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觀書有感之一)

昨夜江邊春水生,艨艟巨艦一毛輕。向來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觀書有感之二)

朝市令人昏,山林使人傲。誰知昏傲兩俱非,但說山林是高蹈。(送吳茂實)

空山初夜子規鳴,靜對琴書百慮清。喚得形神兩超越,不知底是斷腸聲。(崇壽客舍夜聞子規得三絕句之一)

朱子家禮

《家禮》是南宋朱熹最有影響的禮學著作。《家禮》內容分為通禮、冠、婚、喪、祭五部分,都是根據當時社會習俗參考古今家禮而成,呈現出朱子因革損益、博採眾家的禮學思想特點。我們是想把朱子家禮思想形成和發展的演變、歷程與吾人現在居家生活的關聯性做連結,讓現代年輕人了解目前的生活型態,皆不出「家禮」的範疇,了解後方能一代傳一代。

 

曾旺鑫
之前在中國時報擔任 Journalist,就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系,來自臺東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