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子理學精神 禮儀三百 威儀三千 

制定通、冠、婚、喪、祭五禮  影響深遠

朱子理學精神 禮儀三百 威儀三千 

曾旺鑫/台北報導

中華民族是極度講究文化與禮儀的民族,而目前全球華人中無論是居家禮儀或婚喪喜慶之禮,大多數是參照朱子家禮所訂,本期朱子專刊茲介紹朱子家禮以饗讀者。
朱子家禮分為通禮(居家日常、生活之禮)、冠禮(成年禮,承擔人生必須面對的各種社會責任)、婚禮(組織家庭,延續宗族)、喪禮(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祭禮(培養返始報本之孝心)。其中通禮是一輩子生活、交友、傳承等禮節。而冠禮與婚禮是人或子之始,喪禮與祭禮是人或子之終,因此朱子家禮涵蓋了一個人從社會到組織家庭到國家中所應面面俱到的生活縮影。
“禮"在中國古代,是指一切典章制度和行為規範。而華人社會是個充滿講求禮儀的精神社會,在經過5千年的發展之後,“禮"已被作為倫理道德的機制而為歷代社會與人們所認可及推崇,也是儒家文化思想的象徵與標誌。傳統儒家十分重視“禮"在人們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認為不僅是現實生活秩序的運轉規則,也是人格修養提升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在宋朝社會內憂外患、釋道盛行的背景下,朱子再次回應發展孔子的禮學思想,對禮的內涵做了更深入的闡述,其思想也對全球華人造成深遠影響。以下是朱子家禮的思想內涵與規範:
一、朱子理學的思想內涵:
朱子關於禮學的論述,在思想方面的意義不容忽視,作為傳統儒家的道德規範之一,禮在朱子的著作裡也得到了充分的印證和探索。
1、思想淵源:
朱子的理學思想具有深厚的家學淵源,幼年時期其父親朱松就對朱子進行禮儀規範方面的教導。朱松出門訪友,總是把朱子帶在身邊,見習交誼禮規,使朱子從小就受到良好的禮學教育。9歲時,朱子就開始學習司馬光的『雜儀』。至17、18歲,朱子考訂編成生平第一本著作~『諸家祭禮考編』,這也成為朱子平生思想旨趣的開端。
至中年時期,朱子在實踐中變得更注重於發揮禮的教化功能,倡導確實可行的日常禮儀,在經過對已發未發、理一分殊
、仁說、忠恕等問題的探討後,朱子力圖把日常生活之禮與天理之禮合而為一,另外對於具體禮的研究,則將重心放在喪禮與祭禮上。
2、禮者,理也:
朱子說:禮者理也,禮是天地自然之理。理會得時,繁文縟節皆在其中。“禮儀三百,威儀三千",就是這個道理。在朱子看來,禮之為體雖嚴,但都是出自自然之理。“禮"實質上是天理的呈現,是天理的自然,同時也是人性與天理合而為一的載體。世間上的萬物實質上都是天理流行的表現。領會到這點,禮的各種繁文縟節也就具備了充足的哲學依據,成為天理在人事活動中流行與顯現的工具或途徑。
朱子在回答弟子問題時強調,“仁"是“禮"之所以為“禮"的根本依據,與“禮"一同在“天理"中的不同層面呈現出來。因此,“天理"就成了“仁"與“禮"得以貫通為一體的理論基礎。由此看來,禮的最高本質為“仁",“仁"的哲學依據又是“天理",至此,朱子關於禮的內涵之討論最後又回歸到"理“的範疇,呈現出理學的基本特點。
3、復禮作法 
光說理而不復禮,沒有實際做法是無法主動實踐禮儀的境界,朱子指出,克己,則禮自復。所謂克己,實際上指的就是天理戰勝人欲的過程,克去非禮自然就能復禮。朱子指出,表面做到的“禮"不能算是真正的“禮",想要真正復禮,更重要的是盡心知性,存心養性,達到天理合一的境界。
二、『家禮』的規範 
朱子十分重視禮的實踐性,以『家禮』為例,主要是規範了日常的家庭禮儀,以家庭生活諸方面,以及人生成長各時節所行的禮事,如飲食起居、男冠女筓、婚嫁喪禮、歲時祭祀等禮儀規範。它一改禮的僵化與生硬,在禮的程序和儀式上都可根據不同的情況而作修正,於是禮的自主性、靈活性已可根據各地不同環境、信仰、風俗、民情作極大化的彈性運用,其適用性、可操作性當然也就大大的增強。
1、通禮
所謂通禮,就是居家日常,通行之禮。分為祠堂、深衣制度和居家雜儀三章,其中祠堂制度居於首位,為朱熹所特別重視,祠堂是家人祖先魂魄皈依之處,是家庭地位和精神的根本所在。履行祠堂制度,一方面可確立人生報本返始,慎終追遠的孝敬之德;另方面,又可以起到家庭和諧、凝聚宗族的實際作用。尊祖、敬宗、收族,這正是『家禮』的主要追求和目的,所以稱此為首、為大。以前只有世家貴族才立有家廟制度,從朱子製作並突出祠堂制度之後,祠堂建設、祠堂告祭
,變成了整個社會每個家庭最為重大、神聖的事務。在一些宗族聚居的大村落,甚至形成宗祠、支祠林立的局面,並且進而形成了一種獨特的民俗現象。至於深衣制度和居家雜儀,分別是關於日常衣著和日常行事的禮節,所以同列於通禮篇。
2、冠禮
冠禮是古代的成年禮,它是位在『家禮』規範中的第二篇,內含“冠"、“笄"兩章,冠是指男子結髮(把頭髮綁起來)加上冠,笄就是女子結髮加上笄。冠笄之禮一般分別由父母主持,如孟子說的“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一場完整的冠禮是比較複雜的,儀加冠就有始加、在加、三加等儀式,前後還要告於祠堂、請賓客拜見尊長等等,但因現在人情輕薄的緣故,並不流行;但朱子認為禮不可不重,它意味著少年男女已長大成人,開始享有家庭、社會中應有的權利和應盡的義務,諸如祭、服役、結婚等。
3、婚禮 
儒家對婚禮特別重視,人類社會的一切人倫道德都是由男女通過婚姻結為夫妻而派生出來的,所以認為婚禮是“禮之本"。為此,古代的婚禮就有了很多的程序或儀節,例如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迎親等等。『家禮』則將其簡約為議婚、納采、納幣和迎親四章,以求簡便。議婚就是提親,視為婚禮的開始。納采就是俗稱訂婚,通過雙方的采擇,然後告於祠堂,正式確定關係。納幣相當於民間的送采禮,因為婚嫁是人生極為慎重之事,不能虛應,更不能苟合,所以需酬一定數量的禮物,至於禮物數量多少,貧富隨宜。迎親就是南方至女方家迎親,這既是陰陽往來之儀的要求,也是夫婦相互尊重的體現,如今,婚禮形式上已有很大的改變,但基本程序仍然存在。
4、喪禮
儒家主張養生送死,係為人子應盡的孝道,同時也是家人親情的表現,所以自古備受重視,其中禮節也最為繁雜。朱子在中篇中所述包括有初終、設奠、小殮、大殮、成服、吊喪、聞喪、奔喪、治喪、居喪等21章,詳細記載了親人所行喪禮的全部過程和詳細儀節,篇後還附有居喪雜儀和書儀的行事制度。此篇最能表現出朱子製作家禮的體貼至切、斟酌至宜的苦心。另外,朱子關於人之生死、吉凶、君父、宗法、仁義、孝慈、神道、化民等一系列思想觀念也都有充分的揭示和表現。
5、祭禮 
『說文』釋禮曰: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說明了禮儀最初起源於古人對神靈的祭拜以獲得佑助的活動。最早形成的禮就是祭禮,到了後來,禮的內容才日益豐富、多樣。禮有五經(吉、凶、軍、賓、嘉),莫重於祭,除了本源的意義外,又因通過祭禮,一方面可以追繼為盡不及之孝養,另方面又可培養返始報本之孝心。因此祭禮意味著它是人生道德教育的根本
。根據所祭的祖先以及時節的不同,共分“六祭",即四時祭、初祖祭、先祖祭、禰祭、祭日祭和墓祭。以上六祭的名目雖然不同,卻有著大致相同的禮儀,關鍵在於誠敬的心情和態度,而不在於財力的多寡,體現了朱子既深明禮教大義,又順應世態民情的務實態度。
朱子秉承儒家的精神傳統,孜孜不倦地進行禮學探討,推動禮學理學化的進程,在理論上為禮的實踐建構了完整的思想體系。他在社會生活實踐中踐行理學的執著、推行禮學的熱情極其重視禮的教化為後人印證了禮不遠人,人能弘禮的儒家精神。其禮學著作尤其是『家禮』,正是朱子重視道德修養的內在涵養功夫,並著力於外在規範對人們行為約束的最好體現。朱子禮學思想,作為外在道德行為準則,即使在現今社會,全球大多數華人的生活中,仍然離不開這樣的日常規範。

曾旺鑫
之前在中國時報擔任 Journalist,就讀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系,來自臺東市